虎山明长城遗址发掘记事

时间:2015-02-25 19:45:56  作者:安东逸夫  来源:丹东旅游网  
伴随历史前进的脚步,人们对明代万里长城最东端的误知在进入二十世纪后半叶日渐凸显出来。《明史》载:终明之世,边防甚重。长城东起鸭绿,西抵嘉峪,绵亘万里,分地守御。由此可鉴,《明史》直白的告知今人这样一个史实,山海关不是明代万里长城最东端,天下第一关也...  标签:
伴随历史前进的脚步,人们对明代万里长城最东端的误知在进入二十世纪后半叶日渐凸显出来。《明史》载:“终明之世,边防甚重。”长城“东起鸭绿,西抵嘉峪,绵亘万里,分地守御。”由此可鉴,《明史》直白的告知今人这样一个史实,山海关不是明代万里长城最东端,“天下第一关”也不是万里长城起点,最东端的起点在鸭绿江边。而现实又难觅其身影,不能不说是历史的遗憾,也是历史发展至今日现代人无法回避且又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长期以来追寻明长城东端起点,始终是国内外研究长城的专家、学者所关注的热点与难点。按图索“骥”,寻找明代万里长城东端起点的希望,理所当然的寄托于鸭绿江边。
那么现在鸭绿江畔哪座城与明长城起点有一线之缘呢?考古人员也在晨思暮想。长城最东端究竟在鸭绿江流域的那一段?那一点上?《明史》书并未言明,的确为后人留下了一个难解的谜团。进入八十年代,方方面面有识之士,知难而进,为破解史存谜团,可谓费尽周折、历尽艰辛。因为他们深知,纠正三百余年来有关长城最东端的误知,需要的是:科学的取证分析,准确的实物存在,与史书记载相吻合,并且得到有关专家、学者的一致认同。有根有据;方可矗之则坚,立之则长,言之凿凿,物之于真,体现出经得起后人推敲,传世于子孙万代的负责精神
1984年7月3日至10日,丹东市文化局与毗邻的本溪市文化局在本溪联合召开了“辽宁省本溪、丹东地区考古学术讨论会”。参加这次讨论会的专家将明长城东端起点在丹东及鸭绿江提了出来。但究竟在丹东鸭绿江何处,仍然是一个未知数,尚未有结论。与会代表兴致盎然,讨论会在丹东结束时愈加亟盼早日发现长城起点,以还历史本来面目,并寄予丹东文化工作者厚望。
 对于明长城与丹东有否关联,1985年《丹东史志》二期转载刘谦的文章“辽东长城考”。“辽东长城一直到鸭绿江西岸的丹东市江沿台堡”。辽东长城分为12段。“第12段即镇朔关至江沿台堡的老边墙段。江沿台堡在丹东市石城子,石城子东是老边墙。现有石墙二条,位于东经120度,北纬40度27分,即鸭绿江西沿山地区,”河东段长城,实修障塞384里。这一文章的转载,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立即得到更多人的呼应。
同期的《丹东史志》另刊登了王连春的文章,《万里长城绵延丹东》。春秋战国时期辽东属燕,长城于宽甸县鸭绿江畔的下露河,经太平哨、双山子进入本溪境内再北去进入抚顺的新宾、清源向西……。明长城初步认定江沿召备御遗址,恰是长城东端哨所。
笔者于2013年5月11日见到了杨森丕老人。他中等身材,不胖不瘦,待人热诚,随和有度。他虽然从风景局岗位上离休多年,但谈起当年发掘虎山长城的往事,依然一往情深。他说:“发掘明长城东端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情,这里牵扯了众多领导与专家。比如说,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冯永谦副研究员,他编撰的《辽东长城》一书通过大量的史料和实地勘察记录,向我们提供丹东存在明长城的信息,令鸭绿江风景名胜区管理局领导震惊。而这正是丹东人梦寐以求的,这一人文景观如果树立起来,其价值不可估量。由杨森丕出面,向市领导汇报了这一重要信息。市领导高度重视“虎山极有可能是明代万里长城最东端”这一信息,专门研究,并且指示,要谨慎,细心展开调查。以至后来随着调查的步步深入,逐渐清晰,市领导们产生了修复虎山长城的动议。因此没有丹东市委、市政府做坚强后盾,各级领导的重视与关注,各部门通力合作等有利因素,谁妄谈也是一事无成的。”杨森丕接着说:“当初就是因为我们有对丹东热爱的精神使然,有对鸭绿江风景名胜的人文神往而促成此事。其一向市里领导、建委领导汇报了情况说明,其二在各级领导们的信任与鼓励中大胆、谨慎的向前闯了关键的几步。”杨森丕一口气说出了许多领导与专家的名字。应该说,虎山明长城东端起点的发现、发掘是全市人民努力的结果,是丹东众多人做了许多工作,是他们改写了明万里长城东端起点。于国家、于边城都是功不可没。”
杨森丕向市人大、市政协做了汇报,并联络由市城建系统的孙喜利、赵升耆等十名人大代表和十名政协委员分别向市政府呈递“尽快查清史实,修复虎山长城”和“修复虎山长城,势在必为”的提案。随即经风景局、旅游局、文化局会签,由文化局行文,向市政府呈送了《关于修复虎山长城的请示》报告。吴自强副市长见到杨森丕的报告后兴奋的说:“只要省里专家到丹东,我亲自接见。”经协商由文化局文管办负责把专家请到丹东,确认虎山是明长城东端起点和山上长城走向。鸭绿江风景局则全面负责省里专家到丹东后的接待及一切工作。1、负责接待专家;2、负责虎山长城发掘和规划设计等费用;3、负责虎山景区规划与虎山长城规划的协调工作;4、负责筹备修复虎山长城的相关费用5、负责修复虎山长城的宣传工作。就连杨副局长也没想到,当初一个关于恢复虎山长城的初步设想,却引发了一桩很重要的历史使命的提出、完成。这是后话。
 1989年末,在市委、市政府的关注与支持下,鸭绿江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市文化局及市旅游局联合邀请了有关专家来丹东考察本境之长城遗存、遗址。谈到这里,当年参与其事的崔双来老人说:“市领导指示文化局高崇副局长、文管办主任路明委派我代表丹东市政府去省城沈阳深夜拜访冯永谦、孙守道,请专家出山,为丹东古遗址定位、把脉,并且指示,不要耽误时间,必需一定要将专家请到丹东来。我满怀信心的立下了军令状,保证完成任务。”来到沈阳,已经是晚间了。崔双来请的专家有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冯永谦和副研究员薛景平,辽宁省长城赞助办公室的吉昌盛、金光远等。崔双来连夜拜访专家冯永谦,孙守道,令其非常感动,面对丹东人之热情,对地域文化之追求精神,省里专家们紧握着崔双来的手说:“谢谢丹东人民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一定不辜负丹东人的期望,尽力而为。”通过冯永谦又找到了另几位。省里专家很快来到丹东。吴自强副市长兼秘书长第一时间到丹东宾馆迎接省里专家,握着他们的手亲切的说:“谢谢你们远道而来,帮助丹东人民寻找明长城东端遗址。只要你们把长城搞清楚,我代表丹东市政府向你们承诺:把这段长城修复起来。”吴市长的话极大的鼓舞了专家和在场的相关同志,专家们兴奋了。省里专家们当即决定要对千里辽东长城再度考察,为虎山长城的发掘做前期准备。
文化部门考察备份在案要点,最终确定了沿鸭绿江在丹东市有一定影响的史存地名,作为重点调查对象的首选名单排列前头。它们是:浪头乡的娘娘城,古楼子乡的婆娑城。楼房乡的石头城(这是刘谦在“辽东长城考”的文章中唯一提到的地名)、九连城乡的九连城、以及虎山乡的老边墙。另还有九连城乡的马市台、靉河尖、土城子,虎山乡的栗子园、八家子、虎山,以及宽甸县的长甸、永甸、坦甸、和宽甸县城,这些有可能存在长城遗迹的老地名,也是不容忽视的环节。
1990年2月。以冯永谦为领队的“丹东市寻找明长城起点考查队组成”,包括丹东市文管办的王连春、任鸿魁。专家们先期奔赴第一站考察。考察人员自丹东市区出发,顺江而下,首先来到了位于鸭绿江西岸、丹东市西南13千米处的小娘娘城。由此揭开了于野外展开调查明万里长城东端起点遗址、遗迹的序幕。前后历时四个月,行程2000千米,至5月暂告一段落。
在否定浪头小娘娘城不是明代长城东端起点后,考察人员喘息未定,便驱车赶往预定考察方案的第二站,宽甸满族自治县古楼子乡。这就是当年考察人员之行踪迹果,是为了早日找到明长城东端之迫切心绪之宣泄。自此考古专家所考察的地名尚有:楼房乡的石城,九连城乡之九连城,宽甸县的大奠堡,赫奠堡,凤城、宽甸两县交界的大山山脊,以及虎山乡的老边墙,虎山。考察长城是一项野外的长征,其间所经历的磨难,艰险,困苦不可名状。但是考察人员依然以旺盛的精力,以锲而不舍的信念,向着一个目标前进。
经过千辛万苦,考察人员来到了虎山乡。《安东县志》曰:“老边墙在爱河北岸,山岭绵亘,足资保障”。考察人员向村民询问,为什么称老边墙村?答曰,这是个老地名,在老边墙小学墙外现在还有好长的石头墙,可能这里靠边境吧。村民的回答令在场的考察人员眼前一亮,何不近前一观。老边墙村小学位于该村南北狭长的谷地间,谷地宽约千米以上。向南可通鸭绿江边,向北可去虎山乡政府所在地红石村。
在老边墙小学校教室墙外,考察人员发现了存高不等的石砌墙基,位于东侧的大条石依然保存完好。原来从明代对长城就有边墙的说法。通过宽甸柏林川的明石碑,考察人员明了此一边墙的建筑年代。明成化三年(1467年)明军在打败女真人头领李满柱后,便开始谋划修筑辽东东部城堡和边墙了。这一边墙北起开原,南至鸭绿江。成化五年(1469年)韩斌率部驻扎宽甸,于柏林川立一碑,上面清楚地刻有明成化五年,可见自成化五年起,长城即开始修筑了。清人设柳条边,后人误将明长城认为是柳条边遗迹。
虎山乡坐落于辽宁省宽甸满族自治县南部。北距宽甸城80千米,西南距丹东市20千米。虎山在鸭绿江下游与爱河交汇点上,三面临水,一面与陆地相连,是一座平起于边境的孤山,海拔高程146.3米。虎耳双峰为民国“安东八景”之一,虎山东与朝鲜旧义州相对,左扼鸭江,右控九连江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相争之地。
来到山前,考察人员看到,山南麓有一约三米高的台地,东西长约七、八十余米,南北宽约四、五十余米,已被村民从中挖开了一条通道。在村民们挖开的土层中,发现了石砌墙体,尚有残砖。继续向山上延伸,直至顶峰,仍有残基石。为了谨慎、细致、准确,考察人员进一步翻越虎山向北坡查看,依然有石头基础的遗迹。
专家们还看到几处防御设施,经后来考证,此一段古遗址距今已500余年了。地面大部墙体坍塌,仅剩下基垣。其中尚有护城河、拦马墙两道,中间相隔五米,为平行排列。第三道防御设施为高高的台地,居高临下,与山巅一脉相接。另外在山前第二峰余还发现烽火台,军事营房遗址、明代青砖、灰色布纹瓦片、瓷器残片、缸残片、箭头、铁刀、铁甲片。面对眼前的重要发现,考察人员百感交集。
十月是一个收获的季节,也是东北秋冬季节交替无常之间,昼夜温差,寒意不羁。发掘人员并无畏惧之意,而是坚定地在冯永谦领队率领下开进虎山。在当地社员群众挖取地下石头的土层中继续向前挖掘寻找,果然发现了石砌墙体与一台址相衔接、延伸。现场的专家激动的几乎喊出声来,冯永谦肯定的说,这就是明长城墙体,是明代人砌筑的长城基础。现场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此时专家们在极度兴奋中也顾不得荆棘、树丛、继续向北扩大战果。一边挖掘一边查看,一面标注,一面照相,尺寸之大小,数据之准确精要,海拔之高程一一记录准确,以备留史存档,为后人留下历史的佐证。专家们发现,一号台址东侧这一段长城墙宽约10米,为虎山段最宽之长城。砌筑的石层现存5至7层不等,存高高处2.2米,到了山坡处又变为5.5米。说明宽处屯兵之厚积,人员往来之多,成为防范的重中之重。随着发掘延长米的增加,专家们不知不觉逶迤上至虎山南坡。发掘人员仍然继续向前寻找。所看到的城墙基础依山取势,石墙与山险墙交替存在7段。其中石墙四段计长141米,山险墙3段亦141米。有的地方墙体已经损毁严重,但是遗址清晰可辨,土层下依然可见长城墙基石。中间一段因山崖陡峭,以险崖为墙,故无墙基。上面有一墙台址(编为二号台址)。二号台址与一号台址相距141米,正置于一号与三号台址的中间。从基础露出岩石看,属于砌筑在山崖之上的平台。现场散见的石块较多,在遗址中心,发现一戍边士卒常用的军用背水壶。此台址东临虎山山崖,西连二峰间的大沟,台址为边长九米的正方形,存高零点六米。
虎山山险墙山坡上的二号台遗址处,明显的留有(明代凿的)脚蹬窝及登山系绳的穿孔等。陡壁高度为三米余,临敌一侧大概如金山岭长城样式用人工做成九十度角的梯形状垛口。而顶部平台修建的很平整,宽五至七米以利于战斗回旋和行走。继续向上至最高峰,顶部也有一较大台址,编为三号台址,有人认为是烽火台。经过专家仔细考察,认为是筑于长城峰巅上的墙台。如此从一号台址到三号墙台计长280米。
第一峰、第二峰两峰间的山洼处有一段长七十五米石砌墙体,存高一米至二点二米,砌石12层,宽四米,特别明显。守长城东端的记载又添加了证据。从考古发掘现场看,虎山共有三座烽火台。考察人员还看到了位于邦山台脚下的拦马墙及宽寛的护城河,
 
获此重大发现,时主持发掘虎山明长城东端起点的冯永谦先生睹遗迹而兴怀,
“十月秋高进虎山,冷露湿衣北风凉。披荆细拔荒城草,掘土慎辨断石墙。
故迹久淹知者鲜,旧貌难寻籍此详。纠讹补史今得证,确起鸭江万里长”。
1990年10月,由中国长城学会主办的《首届中国长城学术讨论会》在河北省秦皇岛市的山海关举行。辽宁考古界冯永谦先生带来了一个有关长城的重要信息,如石破天惊,震动了考古界。先生以《明万里长城东端起点发现在(丹东)宽甸虎山》为题,作了一场长城最东端起点发掘经过的报告。他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从考古学的角度,深入揭示了明万里长城东端起点虎山遗址发现、发掘的全过程。冯永谦说:“经过“分析文献记载的线索,考虑地理环境因素,深入踏查,不放过所怀疑的任何一处地方。经过较长时间调查、比较、筛选后,最终认定虎山很可能是明万里长城东端起点。挖开虎山前土层后,在看到大型台址与长城墙体相连的石头基础时,我们方认为,虎山南麓鸭绿江边的大型台址就是明万里长城东端起点的第一座墙台,与会代表惊喜之余,报以热烈掌声,记者们的亢奋情绪化为红色电波传遍全世界。
1990年10月23日新华社发出了关于长城考古的电讯,题目为《明长城东起虎山》:“我国考古又有新的重大发现,明长城东端起点在辽宁省丹东鸭绿江畔的虎山”电讯一经播出,立即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推翻了明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的传统说法。
这次明长城东端起点的确定是我国考古学界的一次重大收获,是丹东地区人民的骄傲。市政府决定修复虎山段长城,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兴奋之余,有人提出了大胆的设想。考察发掘出来的虎山这段长城墙体是不是历史上的明长城东端起点?这段长城的形象、走势、建筑材料与历史记载是否相符?一句话,有人质疑怎么办?怎样做出合理、科学的解释?丹东市委、市政府领导非常重视这一设问,且谨慎细致把问题提到议事议程上来。时任市委书记王文谦,市长郭廷标,副市长张忠,秘书长张伦基等领导多次集中分析情况,研究问题,并亲临虎山遗址处现场察看,随即作出了部署。紧锣密鼓的酝酿、筹划认证一次虎山长城为明长城东端起点的大动作。在与省、市专家研究后认为,要解决上述问题,必须召开一次高层次的论证会,邀请国内研究长城的学者、专家从北京、沈阳来边境鸭绿江畔的丹东帮助做进一步的论证。并且要规格高,技术含量高,所来(丹东)专家、学者的身份、职称高;就职于国家顶尖部门,体现出当今中国长城考古认证的不二权威。要做到论点正确——虎山长城是明长城东端起点;论证合理、严密,无懈可击;论据充分,并有确凿的证据——明代长城东端遗址为凭据。地下基础绵延相连,并无限延长至虎山顶,再至山下,向北而去……。
是年12月25日至27日,辽宁省丹东市人民政府邀请北京、沈阳等全国著名长城专家、考古学家及有关学者、专家等齐聚鸭绿江畔的丹东市,应邀参加“明长城东端起点论证会”的有,罗哲文、朱希元、单士元、彭思齐、刘孝礼,郭大顺、孙守道、冯永谦。市政府秘书长张伦基主持会议。首先与会学者、专家亲历虎山明长城遗址进行了实地考察。通过分析、研究遗址与发掘出土的文物,以及专门听取了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此次虎山长城考古发掘领队冯永谦先生所作的《关于虎山长城考古调查和发掘情况的报告》,学者、专家们进行了认真讨论,充分论证,以史为据,以长城痕迹为证,对虎山遗址进行科学鉴定。从当时丹东市人民政府辑录《明长城东端起点论证会纪要》始知,学者、专家们讨论发言取得了一致意见,归纳为四条。
其一,大家一致认为,现有考古发掘材料证明,明代万里长城东端起点在辽宁省丹东市(辖)宽甸满族自治县虎山乡鸭绿江畔的虎山前《邦山台》,即东经一百二十四度三十分,北纬四十度十三分。会议认为,明长城东端起点的具体地段、位置、走向的认定,是我国长城考古的一项重大发现和收获,廓清了曾经流传于国内外明万里长城“东起山海关”的提法,恢复了历史的真实情况。因此,这一发现和收获不仅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而且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建议丹东市人民政府尽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以便于保护和今后提高保护单位的级别。
其二,鉴于历史的原因,这一段长城毁坏比较严重,多已残破不全,如不及早修复保护,将使这一重大历史的遗迹逐渐湮没不存。为了保护万里长城东端起点重要遗迹,弘扬中华民族的伟大智慧和创造精神,对人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开发丹东地区的风景名胜资源,扩大丹东在国内外的知名度,根据对万里长城“全面保护,重点维修“的原则,重点修复这一段长城是完全必要的。
其三,对于明长城东端起点遗址的抢救修复工作,
其四,与会同仁一致表示,愿意在各自的岗位上,从不同方面,竭尽全力为修复这段长城做出应有的贡献。丹东市人民政府则表示,凡是对于修复保护这段长城做出贡献的人们,都要载入史册,永志不忘。
光明日报》、《中国文物报》、《中国环境报》以及日本《读卖新闻》等国内外新闻媒体先后报道了这一消息,引起强烈反响。
论证会开完之后,专家、学者们步出会场,脸上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们用“终于找到了”这五个字来形容此时此境找到明长城起点的喜悦心情。罗哲文说:“在丹东发现明长城东端,……我觉得它是文物考古的重大发现,我认为是很了不起的,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当然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很多人是清楚的,不在山海关,是在辽东;但也有很大的误会,不仅是中国,在外国也是。恐怕最有影响的是《辞海》,绝大多数教学的,研究的都以《辞海》为准,《辞海》就是山海关至嘉峪关。……很多外国学者都知道山海关、嘉峪关,不知道鸭绿江。所以我为什么说这是长城考古的重大发现,就是它确定了长城东端起点的具体位置,这是过去多年来专家学者没有解决的问题。……看见了长城的起点很难得,的确很难得。
在采访中,杨森丕回忆,时逢雨季,为了不让发掘成果被洪水冲毁和尽快完成修复虎山长城的规划设计工作解决资金不足。张轮基带领杨森丕在沿江公路虎山脚下拦住从宽甸返城的郭廷标市长,郭市长视察了发掘现场,听取杨森丕汇报,当即决定从市财政拨款5万元用于虎山长城发掘、规划设计,补贴经费不足。
经过艰苦工作,风景局与文化局、宽甸县等多方通力协作为虎山是明代万里长城最东端遗址的确认和虎山长城的修复提供了法律依据和建设蓝图。
虎山长城规划和虎山景区总体规划经专家和科技人员的不懈努力,于年底胜利完成。冯永谦等省里专家积极协调,指导上报国家的书面写作,格式规范,最终顺利通过了国家文物专家的评审,至此修复虎山长城的第二阶段工作全部完成,且将规划成果全部移交给了时任宽甸满族自治县副县长赵连生同志。
 而此时,在丹东市城乡,在宽甸县掀起了大规模的修复长城的募捐活动。张伦基把自己的著作300多本书捐助了长城修复,实验小学的张锦慧小同学向虎山长城捐助十六元余人民币,成为丹东市虎山长城修复募捐第一人。随即红房小学的书法班把他们春节卖对联的收入全部捐助了虎山长城。市少年宫积极先行,工商联和个体业户打招呼,业主们全力支持,工商联张主席表示,修建虎山长城,工商界拟捐助120万元人民币。
根据1992年国家文物局的批准的“虎山长城修复方案”丹东市开始修复虎山长城的准备工作。
大漠良缘牵虎山,地当《明史》载书间,天下城楼千百座,长城于此第一关。虎山长城的修复是尊重历史正本清源的具体体现;是向世界展示中国长城完美统一的历史要求;是重写教科书对后人提供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实物佐证。对中国古代先人留下的珍贵历史文化遗产的继承、宣传、关爱和保护将起到示范作用;对丹东边境旅游事业的发展和地区经济的腾飞无疑是一个有力的推动。终于了却了研究长城的学者们若干百年来的一大心愿。

虎山明长城遗址发掘记事

虎山明长城遗址发掘记事
相关文章
丹东旅游景点大全>
丹东旅游信息>
丹东旅游攻略>
丹东旅游图片>
丹东旅游地图>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诚邀合作 |  版权说明 |  沈阳易道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辽ICP备13002536号-1)